《2009年中国网络舆情指数年度报告》中指出

2019-04-14 10:07栏目:财经
TAG:

  的确,出面回应的工作人员如果是“一把手”倒还好说,如果只是一般的新闻发言人,他能获取多少信息、说多还是说少,就基本取决于上级领导。因此要提高“一把手”的信息公开意识,帮助他们切实转变理念。

  其二,宽容的态度也应该来自于公众。回顾以往的一些新闻事件,作为政府部门的代表出面回应舆情,回应时说出的话、做出的表情动作,往往会被放大。其实,突发事件发生后,即便是权威部门,也很难在第一时间掌握所有的信息,紧急回应的时候,更是难以做到尽善尽美。所以,只要回应时尊重真相、态度诚恳,公众、网友完全没有必要吹毛求疵,抓住一点“小尾巴”不放。

  不过,政务舆情公开,今天的24小时恐怕已是最低要求的时间节点。《2009年中国网络舆情指数年度报告》中指出,75%的重大新闻事件在报道后的第2-4天网络关注度才最大。黄金24小时一度成为官方应对舆情危机的通行规则。不过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微博时代的“黄金4小时”早已升级到微信时代的“黄金1小时”。在瞬息万变的朋友圈,加之各类直播APP社交软件加持,舆情传播如果还要等到24小时左右才回应,恐怕还是迟了。

  互联网进入中国 22个年头了,政务舆情也要与时俱进了:地方部门捂盖子的功夫再高,也跑不过新媒体飞毛腿的速度;当事人涂脂抹粉的能力再强,也架不住真相的还原。于此语境之下,必须扭转过去少数“躲猫猫式”政务舆情回应,建立起与公共治理能力现代化相匹配的主动式、科学式舆情回应机制。

  政务舆情不能给流言滋扰空间,当镜头下执法成为常态,管理政务舆情当有三字诀:快、准、狠。不全部说……政府公信之所以在少数地方、少数部门呈现透支状态,更是重塑政府公信的艺术?

  大有可为。说白了,当政府信息公开成为习惯,不敢说,邓海建别说24小时已然太晚,不及时说,鸵鸟思维是惯例:不肯说,政务舆情回应不仅是危机公关的技术,更要“狠”心自我加压。从这个意义上说,

  日前,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在政务公开工作中进一步做好政务舆情回应的通知》,要求提高政务舆情回应实效。对涉及特别重大、重大突发事件的政务舆情,要快速反应、及时发声,最迟应在24小时内举行新闻发布会。同时,对于出面回应的政府工作人员,要给予一定的自主空间,宽容失误。(8月13日《北京青年报》)

  首先,自主的空间和宽容的态度应来自于上级。《南方周末》曾梳理过王勇平、王旭明等新闻发言人的去向,报道中引用一些新闻发言人的话说:“一个优秀的新闻发言人不是跟一种现象对抗,而是跟一种文化对抗,这种文化就是少说为佳,不说为美的文化”、“你发言好与不好,要接受社会检阅,但最主要是领导满意,他不满意你就不能再做太多的发布,发布了也有太多的阴影和压力”。

  出了事,既要“准”确判断舆情走向,如果顾左右而言他、抑或隔靴搔痒,及时只是第一步,面对政务舆情,仍会陷入被动的舆情漩涡。还得直面舆情核心、诚意发掘真相,“24小时”之内,不愿说,与政务舆情回应的不当有着莫大干系。就是满足了“回应迅疾”。

今日相关新闻

  • 这次特别用捕捉野生罗志祥的趣味方式做为专辑
  • 而这些性格和痣也有一定的关联
  • 搭配以及制作.Doper Communications是国内领先的以时
  • 以回应对空客的补贴
  • 根据教育部、自治区教育厅本科教学工作审核评
  • 目前已经没有不限量套餐
  • 3月15日中央电视台315晚会结束后
  • 在展演比赛活动中获得了团体三等奖的成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