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上“换强迫症头像”这样的恶作剧等能够有

2019-03-24 02:05栏目:社会
TAG:

  这样一个恶作剧式换头像行为,竟然在朋友当中盛行开来,我们应该重新思考一下,为什么微信上一些心灵鸡汤,群发测试好友、以及这次换恶搞头像的行为能够一次又一次的得到爆发式的传播。笔者以为这次微信换头像之所以能够火爆,主要有以下三个要素:

  圈圈Fancy向记者表示,她是从上周四开始想到要创作这类头像的,“有了灵感以后就抽空开始画,每张头像花费10-15分钟的时间”。圈圈Fancy还告诉腾讯科技,最早这类头像并不是在微信里火起来的,而是在人人网上。

  相信不少用户在看到微信消息头像的时候都会想到前不久爆红的脸萌和魔漫相机,现象级产品的生命力一直是大家关注的问题,圈圈Fancy自己也觉得这类头像会和脸萌等一样,在一段时间后就会退出大家的视野,“但我会抱着平常心继续创作”,圈圈Fancy对腾讯科技表示。

  从这些新消息头像的内容来看,不乏海绵宝宝、蜡笔小新、叮当猫等热门漫画人物。而据了解,这些新消息头像的制作者是一位生于1992年的江苏女生,网名为“圈圈Fancy”。

  微信有超过6亿的用户,这其中既有70后和80后这些当前社会的中流砥柱,又有90后和00后这些正日渐成为社交软件上最为活跃的用户群体,甚至还有50后、60后这样的大爷大妈等,这就是使得微信用户良莠不齐。

  

微信上“换强迫症头像”这样的恶作剧等能够有传播基础

  目前,圈圈Fancy已经在自己的微博上更新了“四波”(即四组,每组9个头像)新消息头像了,谈到以后,圈圈Fancy坦言自己没有太大计划,“因为这个头像是突然红起来的,只能说尽量会满足大家的需求”。

  最后总结一下,似乎跟这个也有异曲同工之处。用户愿意花费时间在上面做互动和尝试,而回想起之前脸萌的火爆,能够支撑起信息的高频传播,最后草根大号的推波助澜自然也不能忽视。其次就是微信是高频活跃的应用,微信上“换强迫症头像”这样的恶作剧等能够有传播基础,(综合整理自腾讯科技、钛媒体报道)主要是因为微信有庞大的用户群,

  这也难怪,这样的热点传播事件是草根大号的运营者们求之不得的,只有这样的病毒营销类的文章才能达到数以百万计的阅读、转发和分享。在这个传播过程中,无疑有益于粉丝的新增和活跃。因此,如果东楼再武断一点判断,这个换头像的恶作剧行为的始作俑者可能正是某一个草根大号。

  在这样混扎各种年龄和身份的用户群体当中,除了一些“精英人群”之外,必然会有很多的对文章或事件好坏没有真实辨别能力的用户,也就是被大家嗤之以鼻的“脑残用户”,这些用户不会把社交工具当中是工作的一部分,主要是娱乐为主。因此,当他们看到这样一个恶搞传播行为时,更愿意参与传播而非理性的抵制。

  目前,微信绝对是人们在移动端上最高频使用的社交应用,几乎每个用户每天都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在上面收发消息、刷朋友圈等。就拿东楼自身来说,作为一个媒体从业者,对信息的获取异常“饥渴”,生怕自己错过任何一条有价值的消息,当看到对方的头像有一个消息未读时,就会下意识的去打开看看。

  

微信上“换强迫症头像”这样的恶作剧等能够有传播基础

  在传播过程中,微信公众大号的作用绝对不可轻视。因为工作的原因,我关注了众多的草根大号,就在昨天,当我注意到我的朋友当中有人换了这个恶作剧头像之后,同时还看到了有不少大号在推送这些恶作剧头像的合集文章,而我今天打开看文章的阅读数,已经超过了微信公众号的最多显示次数10万次,可想而知这个传播量是多么的惊人。

  【人民眼光8月26日综合报道】就在这个周末,很多用户都被微信上好友的新消息头像坑到了:打开消息列表,看到好友头像右上角的未读消息提示,理所应当地点进去查看,结果却发现自己被骗了。《小时代》中周崇光的扮演者陈学冬发微博称,“换了一个微信头像,然后我朋友一直发微信骂我,说点了半分钟才反应过来没新消息”。

  事实上,当微信全面侵袭到我们的生活、工作等全部的生活圈子之后,人们对微信的依赖程度越来越高,无论是工作还是休息,只要手机在旁边,很多人都是每隔几分钟就想打开微信看看有没有新消息进来。而患上这个“微信强迫症”的人绝不是少数,而这也是那些用伪装有新消息的微信头像能够恶搞成功的原因,反过来很多被恶搞的人,也会换上同样的头像来恶搞一下别的人。

今日相关新闻

  • 举办2018天津旅游推介会
  • 作为拥有《小猪佩奇》独家中文版权的安徽少年
  • 需要造成严重精神损害
  • 本站信息接受广大网民的监督、投诉、批评
  • 微信上“换强迫症头像”这样的恶作剧等能够有
  • 以及韩国组合Afterschool、Uniq等明星也将到场
  • 这只来自英国的粉红色小猪
  • 河南焦作的薛先生驾驶奔驰C200L轿车在高速公路上